特丽莎•梅的这一年 过得不是很平静

去年7月13日,特丽莎·梅正式入主唐宁街10号,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

回顾过去的一年, 从去年刚上任时媒体的满屏溢美之词,到现在的一片讨伐之声,这位不苟言笑的“铁娘子第二”可以算得上是这个世纪以来最多灾多难的英国首相之一了。

周年之际,特丽莎·梅于本周二发表了演说,出乎意料地寻求跨党派合作,希望通过此举,让英国内政问题和脱欧之路都能得以顺利解决进行。

周二的讲话和一年前的任职演说基本呼应,依然强调“英国需要改变”,并承诺英国社会的公正。

在演讲中,特丽莎·梅承认大选后保守党在议会中的地位受到削弱,同时提出希望工党以及各党派通力合作,各自献策,为之后的脱欧之路找寻更好的解决方案。

演说中,特丽莎·梅强调工作的重要性,宣扬马修·泰勒的理念“工作是脱贫致富的唯一捷径”。同时她表示支持鼓励中小企业发展,并提倡给工人更高的薪资、保障工人的权益。

虽然演说用大篇幅介绍了英国人民工作薪资等问题,列举了近年来英国就业率上升的诸多数据。

但各方关注更多的却是文末特丽莎·梅向各党派伸出的橄榄枝。她呼吁各党派能够联合起来,为了这个国家的共同利益献言献策。

“我希望下议院中的所有党派能够带着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想法和观点,一起前行。”

“我们可能不会在每一件事上达成共识,但在讨论与辩论中,我们能够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

尽管在演说的最后,特丽莎·梅依然不忘强调并许诺一个“更好、更公平”的英国社会,然而纵观全文,她确实没有提出什么建设性的伟大计划来实现这个“更好”的目标。

面对特丽莎·梅的橄榄枝,工党领袖科尔宾断然拒绝,并嘲笑梅此举是因为保守党黔驴技穷而寻求其他党派的帮助,戏称“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复印工党的竞选纲领”。

不仅反对党不领情,保守党自己的议员也对特丽莎·梅“共同向前”的提议大有意见。

前国际发展部国务大臣戴斯蒙德指责这个“和对面党派的友好合作”,并抨击特丽莎·梅在用“长勺子”勾搭科尔宾,暗指此举极为危险。

保守党高级议员爱德华·利(Edward Leigh)说,特丽莎·梅应该多听取党内意见,而不是听取“无用的社会主义者提案”。

以“脱欧就是脱欧(Brexitis brexit)”这句强硬口号赢得不少敬意的特丽莎·梅在上任后,先是任命大卫·戴维斯为脱欧大臣,今年年初宣布脱欧纲领后,终于在3月29日触发了《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启动脱欧程序。

直到4月18日,虽然一路也有不少争议,但她基本在大众心中保持了强势可靠的形象,也因此继续保持了高人气。

这也被认为是她突然决定提前大选的理由。按照预计,在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的保守党应该可以一鼓作气,在下议院中刮起一阵旋风,夺得更多席位,为之后的脱欧谈判铺平道路。

却不曾想,由于竞选策略多处失误,在6月8日的大选结果中,保守党的席位不长反降,只能花重金寻求北爱尔兰统一党的支持才算是勉强保住了首相之位。

没有了多数席位,脱欧计划实行起来更艰难;再加上英国今年接二连三发生的和对格伦菲尔塔大火事件的迟缓应对,特丽莎·梅的个人支持率已经跌得比科尔宾还要低。

而在内政方面,《卫报》的一篇文章认为,“这一年,特丽莎·梅背叛了所有人”。

文章指出,在一年前的就职演讲中,特丽莎·梅承诺将给予“果酱家庭”(收入较低的工薪家庭)更多帮助;但这一年中,政府不仅没有实质性举动,在周二的演讲中,也全然没有再提及此事。

而在这一年中,虽然英国总体的就业数量有所增加,但是对于这些家庭来说,获得一份稳定的“铁饭碗”依然很难。在脱欧引起的高通货膨胀环境下,民众的实际家庭收入几乎不增反降。

在“内忧外困”的这个纪念日,可以预见,特丽莎·梅的首相之路将依旧步履维艰。

6月19日脱欧谈判伊始,英国方面就率先服软,同意暂缓针对自由贸易的协商,而是先将数十亿欧元分手费的具体数字确定下来。

而在很多英国官员看来,能够同时进行贸易谈判和脱欧费用的谈判对英国来说至关重要,因此这样的开端很有可能方便欧盟狮子大开口。

在备受关注的欧盟公民权益方面,特丽莎·梅提出的条件也遭到了欧盟的无情拒绝。

在移民和贸易这两大焦点问题上接连受挫,很难让人对今后的脱欧之路报以乐观期待。

在这个节骨眼上,英国国内的反对党还在继续制造脱欧的阻碍。在大选中,自由的主要竞选纲领“二次脱欧公投”曾吸引不少眼球,而其下一任领导者很有可能会继续推动二次公投。

其次,保守党与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的脆弱联合也受到了其他党派的指责。

6月26日,DUP领导人福斯特同意保守党给出的条件,接受了10亿英镑新资金,成为了特丽莎·梅的同盟军。

但是,这一协议被反对党派称为“不公正”的协议,是对DUP赤裸裸的“贿赂”。

绿党(Green Party)认为这份协议违背了《贝尔法斯特协议》,该协议是北爱尔兰自治政府、爱尔兰政府和英国政府达成协议的基础。

威尔士第一大臣琼斯称该协议是一个“赤裸裸的贿赂”,说它“杀死了资金公平分配的理念”;苏格兰国家党英国议会领导人布莱克福德认为苏格兰应该获得“公平的份额”。

除了党派的不满,保守党和DUP这样的联合条件也使人们呼吁为威尔士和苏格兰争取更多的资金。

在党外,工党领袖科尔宾在各种场合几次三番催促特丽莎·梅举行第二次大选,而根据最新的民调,科尔宾的支持率已经上升至45%,达到托尼·布莱尔以来工党领高支持率。

在保守党内部,周二的演说后,很多保守党议员也都萌生了是不是让她离开会更好的疑问。

英国多家媒体从6月下旬就开始不断猜测,谁将会是下一任保守党领袖、英国首相。

多数声音落到了现年68岁、曾两次角逐竞选、现任脱欧大臣大卫·戴维斯的头上。

《卫报》甚至发布了一篇长文分析戴维斯是否已经做好了接替首相之位的准备。不过,这个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被《卫报》形容为“好到不真实”的戴维斯似乎确实有这样的实力和人气。而在英国政坛一直保持开朗乐观形象的戴维斯或许真有首相之心。

特丽莎·梅首相之路的第二年已经开始,而她所面对的是英国在脱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忧虑和不确定。

到底英国政府要付给欧盟多少“分手费”?脱欧过渡期究竟会持续多久?内阁会不会支持英国在过渡期依然实行关税同盟?

这些都是依然不确定的问题。而在这诸多的不确定中,伴随的英国投资下滑、欧盟公民的离去、以及英国国际地位的下降这样的事实。

在这诸多问题面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梅的能力,《卫报》评论道,“梅的第一年很糟糕,第二年的承诺只会更糟”。

而《独立报》在近期的一篇社论中说,虽然梅现在千夫所指,但更糟糕的是,放眼整个英国政坛,却是不管谁上台,结果都有可能更糟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