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背后金主浮出水面!

8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在马里兰州开启了中期选举的“拉票之旅”。距离11月8日中期选举仅剩70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被抄家”风波仍在持续发酵,美国政坛如今可谓是一片“血雨腥风”。

就在与共和党间的争斗“白热化”之际,一个震惊众人的消息再为美国政坛投下了一枚“炸弹”。据报道,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捐赠者悄悄向支持特朗普的一个保守派政治团体一次性捐赠了16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已知的最大一笔秘密政治献金之一。

而这笔巨额的“意外之财”,无疑将在中期选举及未来几年给共和党带来巨大的支持。更令人关注的是,如今掌控这笔资金的莱昂纳德·里奥是极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活动人士,也是“重塑包括最高法院在内的美国司法体系的主导者之一”。

有分析认为,这笔巨额捐赠将有助于保守派在“难以追踪的开支方面获得优势”,并影响未来美国的选举和政治斗争。

据悉,这位捐赠者是90岁的俄罗斯犹太裔商人、芝加哥电气设备制造商Tripp Lite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雷·塞德。据报道,90岁的塞德无疑是共和党的长期“金主”之一,他在过去数十年间为一些共和党候选人和保守派事业捐献了“数额不菲”的金钱。此外,塞德夫妇还创建了“芭芭拉和巴里·雷伊德基金会,长期为保守派组织活动提供支持。

90岁的巴雷·塞德是芝加哥电气设备制造商Tripp Lite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然而,塞德本人却十分低调,直到这笔16亿美元的巨额捐赠被曝光,才让这位大富豪“一夜成名”。他也在一夕之间跻身美国保守派政界“最大金主”之列,与科赫兄弟和乔治·索罗斯等重要“金主”齐名。

不过有报道称,这笔资金捐赠是通过“一系列不寻常的交易”完成的,似乎存在避税的“嫌疑”。根据税务记录、企业文件和一名知情人士的信息,塞德将自己手中电子设备制造公司Tripp Lite的100%股份全部捐赠给了莱昂纳德·里奥的“联邦主义者协会”,后者又将这些股票以16.5亿美元出售给了爱尔兰电力公司伊顿。

一家名为“大理石自由信托(Marble Freedom Trust)”的非营利组织随后获得了这笔交易的所有收益。报道称,这样的交易结构似乎是为了让这家非营利组织和塞德避免缴纳高达4亿美金的税金。

据悉,“大理石自由信托”的负责人是保守派团体“联邦主义者协会(Federalist Society)”的联合主席莱昂纳德·里奥。里奥是极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活动人士,长期以来一直利用自己和共和党捐赠者、政界人士的关系,策划帮助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据主导地位,并为围绕“堕胎权、投票规则和气候变化政策”的斗争提供资金。他还曾为前总统特朗普挑选、确定最高法院官人选提供建议。

据报道,里奥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右翼非营利组织网络”,这些组织可以为政治活动筹集和支出无限的资金,但却很少披露这些资金的来源或用途,因此又被外界称为“黑钱”组织。近年来,和共和党纷纷越来越多地利用“黑钱”来左右选民或推动议程,而不暴露自己的超级富豪捐助者。

但这笔捐款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华盛顿“公民责任与伦理”组织研究主任罗伯特·马奎尔表示,这笔前所未有的巨额捐款“令人震惊”,也是“迄今为止”已知向“黑钱”政治集团提供的最大一笔。相比之下,背后15个最活跃的非营利组织2020年总开销为15亿美元,特朗普总统竞选委员会整个2020年选举周期内筹集的总金额为7.34亿美元。

马奎尔称,这笔钱可以帮助保守派政治活动人士及其盟友在一些重大议题上“充分发挥作用”,比如重塑美联邦司法体系、加大投票难度、逐州发起重塑选举法的运动,“并为破坏未来的选举奠定基础”。

“这是一笔非常重要的资金,哪怕他们只决定拿出其中一部分用于与选举相关的支出,这也将称为改变游戏规则的因素。”竞选资金研究组织OpenSecrets的编辑与调查经理安娜·马索利亚说道。

对于里奥而言,“他本就是那个在幕后为重塑美国司法体系筹集资金的人”,而这笔巨额捐款将巩固其“在保守派政治和法律界中的王者地位”,扩大他已经十分强大的影响力。据报道,在收到这笔捐赠后,“大理石自由信托”去年已向多个保守派政治组织捐赠了高达2亿多美元的资金。

其中,向一个名为“捐赠者信托(Donor Trust)”的组织捐赠了4110万美元。此前,这家组织曾向一些“煽动夸大选举舞弊虚假说法”团体输送了数百万美元,这些团体还主张制定更严格的投票规则。“大理石自由信托”还向“康科德基金会(The Concord Fund)”捐赠了1650万美元。这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一直倡导保守派提名最高法院和其他法官,并与一个推动限制性选举法的组织有关联。

无党派监督组织Documented的竞选财务律师布伦丹·菲舍尔表示:“据我所知,让一名政治工作人员控制如此惊人数额的资金是完全没有先例的。莱昂纳德·里奥已经拥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权力,现在他将拥有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来继续颠覆我们国家的制度。”

根据报税记录,截止2021年4月底,“大理石自由信托”拥有超过14亿美元的资产,令其在未来几年可能在保守派的政治事业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个群体象征着我们竞选资金体系的腐蚀和崩溃,”马奎尔说,以及它揭示了“富有的捐赠者,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是如何进入并影响美国政治体系,这一切都远远超出任何普通美国人的想象。”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