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新靴室焕发国王魔力 新老板:达格利什独一无二

记者陆逸报道“在任何体育项目中,我都没有遇见过比肯尼·达格利什更受球迷喜爱和崇拜的人”,约翰·亨利在近日接受《卫报》独家采访时这么评价。在一个月前匆忙结束波斯湾之旅时,“我对达格利什没有深入地了解”,但现在亨利和同僚们正在研究给他一份正式长约的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也正是安菲尔德的球迷翘首以盼的。作为临时主帅,达格利什的成绩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球队在换帅短短一个月后就从降级区边缘夺回了竞争冠军杯席位的资格,安菲尔德的复苏,达格利什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香克利、佩斯利都是活在记忆中的人物了,能真实连接起王朝时代和黄昏中的利物浦的,唯有达格利什。约翰·亨利在百般无奈中将教鞭交给达格利什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找到了什么。现在他很庆幸当时的选择,“不仅仅是他在球场上为球队带来的成就,还包括球队最艰难时期他在场外做出的努力,对利物浦来说,达格利什独一无二。”

帅位交接后,俱乐部给球员下达封口令,即使是队长杰拉德都不许在媒体前评价霍奇森下课。但小将马丁·凯利很诚实地说出了球员的感觉,“看到肯尼,就好像在边线个人。”而在贝尼特斯执教后期和霍奇森任下,利物浦球员在赛场上涣散的斗志,写在每个球员不满和恼火的脸上。

达格利什给球队带来全新的团队感。2010年底,有队内资深球星为了激发集体意识邀请全队一起在市中心的日本餐厅就餐,收效甚微。达格利什几乎一夜之间扭转梅尔伍德训练基地的气氛,卡拉格说:“他让俱乐部重新变成了一个集体,球员和球迷心都到一块儿了。赛季开始时可不是这样的。罗伊(霍奇森)不太走运,但我想肯尼激起了球迷对我们的支持。”

达格利什和弗格森一样,擅长拿捏心理。缺乏自信,好球员也难免低水平发挥。因此达格利什上任之后说,“我有很多优秀的球员,他们自己也应该相信这点”。他坚决抛弃不在计划内的球员,大卫·恩格戈在达格利什上任后就去了预备队,孔切斯基远走诺丁汉森林,但马丁·凯利、鲍尔森、基里亚科斯等球员都得到了国王的信任。

霍奇森任下最后几个主场比赛,安菲尔德的上座不到3.5万,这是个危险的信号,也是亨利最终决定痛下下手的导火线———一直以忠诚出名的利物浦球迷竟然开始厌倦足球了。在解释换帅原因时,亨利说,“我们需要踢更积极、更好看的足球,这样才能让球迷喜欢。我知道利物浦的传统足球风格是传—跑(PassandMove),我希望能重新回归这样的风格。”于是,他找到了最后一个率领球队踢短传风格足球的人:肯尼·达格利什。

“短传足球没有过时,这是利物浦传统之道。我从小长大就是受这样的足球风格熏陶,我想我不会改变。”达格利什上任第一天就这么说。阿隆索离开后利物浦成绩一落千丈,和红军之前的战术有关。贝尼特斯时代,红军压缩防线,防守为主,以快速攻防转换钻对方防线的漏洞。经典战役莫过于客场4比1击败红魔的闪电反击战。西班牙中场离开后,红军少了由攻转守的桥头堡,托雷斯和杰拉德立刻双双哑火。

霍奇森尝试过442,也试图让杰拉德、梅莱雷斯来分担托雷斯的进攻压力,但都没有成功。上半赛季,后场长传给锋线,孤零零的托雷斯无谓追球,或者在多名防守球员包夹下摔倒在地,是常见的景象。加盟切尔西后,西班牙射手解释离开的原因之一,是“在一定程度上厌倦了足球”。当一个前锋在一年半内不是躺在俱乐部病床上,就是当锋线上缺乏支援的游魂,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达格利什果断抛弃了长传这个单调、难看的打法。1月22日,球队客场挑战狼队,红军的第三个进球之前有31次短传,很好体现了球队训练中的成效。囿于球员技术差距,红军的传跑足球和巴萨、阿森纳还有云泥之别,但短传足球无疑是未来红军的方向。

战术打法改变后,球队受益最大的是几个技术型球员。梅莱雷斯5场比赛攻入4球,已经成了安菲尔德新宠;阿格尔重新坐稳主力位置,他在比赛中偶尔前插让球迷想起另一个风格接近的红军后卫阿兰·汉森;卢卡斯和斯托克城、切尔西的比赛中,传球成功率都达到89%,巴西中场得意地在推特上自封“89%先生”,战术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阿格尔喜欢达格利什的战术:“肯尼的足球很积极,每个人都尝试进攻,防守时大家又都团结在一起。”

不夸大达格利什在战术上的意义———他的助手史蒂夫·克拉克是为球队量身定做训练课程的关键人物。但引进克拉克,正是达格利什又一妙举。国王走马上任后,曾有传闻他将引进伊恩·拉什,重组昔日7号+9号的梦幻组合。但这个想法过于罗曼化了,达格利什否决。次日就向赋闲在家的克拉克发出了邀请。克拉克在莫里尼奥执教切尔西的时候,就是英超最优秀的防守教练之一,由他来重组红军漏洞百出的防线再合适不过。

克拉克和达格利什组成了21世纪利物浦的新靴室,他俩制订的训练计划,颠覆了霍奇森时代的陋习。霍师傅的训练并没有太大过错,但他过多注重于技术训练,缺乏想象。现在的梅尔伍德每堂训练课都有小场分队赛,从5人到8人不等,达格利什有这样的想法,“凡是正式比赛中会出现的问题,在小场比赛中都会得到体现”。而克拉克则设计位置训练,尤其是利物浦近两场比赛从4后卫变成3中后卫加两个边翼的复古战术大获成功,克拉克居功至伟。

训练中克拉克一丝不苟,总是板着脸向队员提要求,达格利什则会适时和队员开个玩笑调节气氛。国王每堂训练课都到场,穿着训练服和球靴,时不时和队员提一些建议。在他和球员单独谈话时,他采取非常安静的语调,这样对方会更加专心地聆听。这种谈话方式沿袭自他的导师鲍勃·佩斯利,现在依然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杰拉德说,“训练有了一些变化,我们有了不同的教练,因此引进不同的理念和方法。老实说,我觉得现在的训练课很享受,我想队员们都把训练的成效带到赛场上了。”

卡拉格、库伊特都和杰拉德一样,呼吁约翰·亨利尽快给达格利什一份正式的长约,这样能够让球队更加团结稳定,而这也是利物浦球迷所期待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