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人生》影评

寂静的墓地里,杜鹃啼叫了几声,两名墓葬工人刚埋葬好一具棺木,夯实好土后他们离开。墓地里的是出车祸意外死亡的约翰·梅先生。他生前为那些孤独死去的人寻找亲人来参加他们的葬礼,做最后的告别。可是,他的葬礼,没有一个人出席,只有这墓地里的清风与鸟鸣。

不一会,其他墓穴里走出来很多“人”,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静静地站在梅先生的墓前,垂悼、致哀。这些“人”,都是梅先生在生前处理过的案子里的主人公。他们如同从梅先生的相册里走出来,和他告别。

这是电影《寂静人生》的最后片段。看完电影,我从心底生出一股悲凉的感觉,但不是悲观。孑然一身的梅先生,无疑是孤独的。在死后,有那么多人惦记他。每一个他关照过的生命,如今也成为了他的慰藉,从某种意义来说,他并不孤独。

梅先生性格孤僻,但做事兢兢业业,他面对每一个逝者都满是敬畏,从他们的遗物里寻找蛛丝马迹,帮助他们寻找亲人,尽力联系亲人来参加他们的葬礼,就连悼词都是精心准备过的,决不胡编乱造,敷衍了事。处处充满着对已逝生命的关怀,照顾他们最后的体面,让他们以正常合理的方式下葬。

比利·斯托克是梅先生被裁员时的最后一个案子,抱着对职业的敬畏,他这一次做的特别认真谨慎,利用自己的时间走访了与比利生前有联系的所有人,并说服他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比利·斯托克这个人有着特别复杂的一生,梅先生投入了自己的感情,比起他平淡无奇的生活,比利丰富的人生经历勾起了他的好奇。

在走访的过程中,梅先生有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尝试喝热可可,第一次烹饪鱼,第一次喝酒,而且是和两个流浪汉坐在广场上,他甚至模仿比利用嘴巴咬住皮带试图把自己吊起来。这对于他来说都是不曾有过的体验。

比利的女儿最终决定来参加葬礼,梅先生太高兴了,在约谈葬礼细节的那天,他特意在西装里换上温暖轻松的蓝色毛衣,一改往日衣着的死气沉沉。在分别时,凯莉提出喝咖啡的邀请。梅先生欣喜不已,他开始憧憬着恋情和新生活。

出车祸前,梅先生正在便利店里买东西,他看中看一对宠物狗的马克杯,想起明天比利·斯托克的葬礼上,他可以和心动的女孩见面,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大概想的太入神,忘了过马路要小心,撞上疾驰而来的公交车。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理解,编剧为何这么残忍,一个孤独生活了44年的男人,在开始向往新生活的时候,让他猝然死去。是为了契合电影的主题吗?若非如此,怎么能将这孤独的故事讲到底。

后来我明白了,孤独是我们每一个生命的最终归宿,或早或晚。不管绚烂还是平凡,不管喧闹还是沉寂,每个生命都有他的价值;不管关怀备至还是孤独终老,幸福还是苦难,每个生命都将归于尘土,化为无形。

多年前看过一个小故事:一位大城市的记者到大山的乡村去采访,看到一位村民在拉牛耕地,田埂上蹲着几位同村的人,他们就在那蹲着,抽着旱烟,不说话。

余华在《活着》的序言里写道:“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生命赋予我们的一切,都是馈赠。《活着》的主人公富贵,一生最是坎坷,前半生做败家子,输掉家产,后半生想好好过日子,老婆孩子都先他而去,相依为命的命根子外孙也意外走了。最后他只能和老牛富贵相依为命。

说惨和苦,没人比得过富贵;但说命硬,说乐观,也是富贵第一。生活可以残忍的夺走一切,但却没法夺走富贵活着的意志。他已经用年纪活出了平凡人的英雄主义。

好好的活着,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泰戈尔说“天空没有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看完了整部电影,我终于释然。因为故事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寂静无声,正如一粒小石子投向湖心,那水波荡漾了几圈又恢复了平静。

老头富贵赶着他的老牛富贵,将那块古板的田地耕的哗哗翻动,富贵唱起旧日歌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