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一起狼人杀蚁人或成最后赢家

相比《复仇者联盟3》的史诗规格和沉重基调,《蚁人2》完全是一部披着超级英雄电影外衣的喜剧片,很多搞笑配角非常抢戏,而且导演巧妙地引出了一些有趣的新角色,想必会在潜在的第三部中继续发挥作用。

不过,风格大相径庭的《蚁人2》并非与《复仇者联盟3》没有直接关联,在这部最新漫威续集中,蚁人与黄蜂女一干小伙伴最后也难逃灭霸响指的随机清洗。如果将这些漫威英雄的生死历程看做一场“狼人杀”式的杀人游戏,你会惊奇地发现,他们恰好与不同的游戏角色的设定相重叠,而且像游戏角色一样遵循着各自的使命和宿命。

灭霸及其手下的黑暗教团是当仁不让的狼人阵营,以杀人为己任(当然灭霸自认为自己在为建设理想宇宙乌托邦做贡献),肆虐宇宙,残酷杀戮。

美国队长的守卫者形象根深蒂固,完全就是正义和和平的捍卫者,光明和力量的化身。在《复仇者联盟3》中尤其如此,尽管戏份其实并不多,但简单来看,他依然履行着“守卫”的职责,号召组织人类英雄抵挡灭霸入侵。

狼人杀游戏中,守卫不能连续两晚守护同一名角色,转移到电影中,美国队长为了守卫冬日战士不惜与钢铁侠决裂,而到了《复仇者联盟3》中不再被守卫的冬兵果然率先灰飞烟灭了。

星爵从小没见过亲生父亲,小小年纪就目睹母亲离世,迅即成为一个太空孤儿,这正符合野孩子的角色设定——从小失去双亲,只能随意认一个养父。结果养父勇度比亲爹伊戈还亲。

在《复仇者联盟3》中,星爵失控导致抢夺无限手套的计划功亏一篑,以至于许多影迷愤慨称“星爵才是真反派”——这也是有迹可循的。因为在狼人杀游戏中,如果养父前两轮就死掉的话,野孩子会痛苦发狂变成狼人!

没有歧视的意思,格鲁特确实缺乏智慧,但具有粗暴的力量和令人难以置信的生命力,能够造成惊人的杀伤力。就像狼人杀游戏中的白痴,可以持续存在于游戏中,任谁也不能威胁令其退场。

白痴唯一的出局方式是被狼人杀死。而在《银河护卫队》中即使粉身碎骨也能发芽重生的格鲁特,到了《复仇者联盟3》结尾确实因为灭霸而粉身碎骨了。

将钢铁侠比作长老,不仅因为他是复仇者联盟乃至漫威电影宇宙的元老,而且还因为长老拥有长寿之命,钢铁侠一直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却总能幸存,甚至潜意识里求死而不可得,主角光环实在太强烈了。

不过在狼人杀游戏中,当长老第二次被狼人袭击时,还是会被杀害的。钢铁侠在《复仇者联盟3》中大难不死,但到了第四部就不好说了,毕竟钢铁侠牺牲自己拯救宇宙不失为小罗伯特·唐尼借以退出漫威电影宇宙的理想结局。

绯红女巫自然对应着“女巫”。在狼人杀游戏中,女巫拥有一瓶毒药和一瓶解药,毒药可以毒害任何人,解药可以解酒任何被狼人杀害的玩家。

而绯红女巫要比女巫强大的多,不过她也是从害人开始的,在《复仇者联盟2》中首次正式登场时,她是奥创的帮凶,最后才痛改前非成为新复仇者的一员。可惜在电影中她的能力还是被严重削弱了,但愿幻视的牺牲能激起她前所未有的超强爆发。

幻视原本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英雄,首次在《复仇者联盟2》中出场,可惜由于影片反响欠佳,导致导演乔斯·韦登下课,自此幻视的存在被严重削弱。

这里将定位尴尬的幻视比作丘比特,只因为罗素兄弟不知道怎么处理故而被刻意弱化的幻视至少还是延续了漫画中与绯红女巫的恩爱关系。在狼人杀游戏中,丘比特的作用正是撮合情侣——包括把自己设为情侣之一。

绿巨人原本是复仇者联盟中战斗力仅次于雷神的强大英雄,可惜在《复仇者联盟3》一开场就被灭霸暴虐,以至于再也不敢变身,随后全靠钢铁侠的反浩克装甲提升战斗力。

在狼人杀游戏中,驯熊师是一个类似于先知的角色,主要是通过咆哮预警狼人的存在,恰如绿巨人在《复仇者联盟3》的作用——预警灭霸的到来。

在狼人杀游戏中,“猎人”是一个非常强大又很尴尬的角色,强大在于他能致狼人于死地,尴尬在于致狼人于死地的前提是他死了——死了可以拉狼人陪葬。而在《复仇者联盟3》中,索尔已经证明了他是复仇者联盟中唯一可以独力消灭灭霸的战士,可惜没能做到彻底。

而且,猎人在游戏中往往需要隐忍等待。同样在电影中,索尔也被安排了一条独立的情节支线,直到最后才压轴救场,可惜他的致命一击没能带走灭霸。

这里将雷神跟猎人作比较,还因为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白雪公主与猎人》系列中确实演的是猎人。

蚁人可能是复仇者联盟中最容易被忽视的成员,缺席《复仇者联盟3》恰好符合狼人杀中的平民的角色属性——独善其身,坐享其成。

准确来说,蚁人斯科特·朗是盗贼出身的平民,他在第一部《蚁人》中以窃贼的身份出道,好在汉克·皮姆不以出身论英雄,斯科特·朗得以继承初代蚁人的衣钵。到了第二部更与黄蜂女双宿双修,毅然成为人生大赢家。

最后蚁人深入探索量子领域,在灭霸的灭世一指之下幸免于难。究竟是斯科特·朗命不该绝,还是量子领域能够屏蔽无限手套的灭绝指令?大概只能到明年见分晓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